《庆余年》为何带给我们快感?正义即爽

《庆余年》为何带给我们快感?正义即爽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静伟

以前在网上看过一段话,觉得挺装的,当时并不以为然:“少年就是少年,他看春风不喜,看夏蝉不烦,看秋风不悲,看冬雪不叹,看满身富贵懒察觉,看不公不允敢面对,只因他是少年。”

直到看了《庆余年》,哇!这说的不就是范闲嘛?

然而,这句话用在他身上,却毫不违和,并不显得矫情。因为他虽然是书中剧里的幸运儿,却也是我们很多人内心想要活成的样子。不仅因为他既富且贵、文武双全、关系通天、幸运爆表,更羡慕他能活得那么洒脱、率性,而且还充满爱心和正义。

当我们大多数人只能在K歌房里嘶吼:“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的时候,人家范闲早就已经做到了,这样的人生得有多爽!

不过这部剧之所以让我们看着“爽”,往好里说,是实现了平凡人的“英雄梦想”,但说到底,其实是满足了大多数人的意淫之乐。

为什么我们在现实中一出马就挂,而范闲的人生却可以一路开挂?用郭德纲的话说,那是人家“家大业大、有的是爸爸”,生父、养父、岳父、师父、叔父、伯父……随便拎出一个“爹”来,都是牛哄哄的主儿,难怪范闲在庆国可以混不吝地横冲直撞。“爹多的孩子像个宝”、“爹爹罩我去战斗”啊。

同样有爹妈罩着的,还有王思聪。王思聪2019年疑似水逆,甚至因为欠债两度被法院“限制消费”,但最终人家也是老妈给掏了一个亿,用一个“小目标”帮他度过了这个坎儿,而王思聪也口吐豪言:“20亿我来还,还要再创业!”他当然有这个底气,但对于我们芸芸众生来说,可能20万,都会是一个过不去的坎儿。一个大象轻而易举能跨过的水沟,却是无数蚂蚁一生都无法趟过的汪洋。

“我本无心求富贵,无奈富贵逼人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青春少年是样样红”,这当然是作者编剧赋予范闲的主角光环,但我们更喜欢的,是范闲被赋予的炽热真诚、不忘众生的心性和三观。

我们喜欢《庆余年》,不仅仅是因为“爽”,还因为“正义”,范闲既富且贵,但却笑傲王侯,快意恩仇,那是他的“爽”,他视护卫为手足、拿傻小子当兄弟,用真诚和真情对待每一个对他好的人,在内心对所有人平等看待,这是他的“正义”。有人说这部剧“爽即正义”,但我看来,这部剧给我们带来更多的快感,是“正义即爽”。

不过范闲的正义,并不是像网络上的那些“喷子”那样,见谁怼谁、非此即彼,他只是有着为他人着想的善良,坚守着一些朴素的道理和常识,不把人当工具,更不视人如草芥,而是在意每一个生命,尊重每一个生命。而对于那些违背这些道理和常识,试图加害自己和其所爱的那些人,他才会毫不容情,坚决回击。可以说,范闲活得温暖而明亮,柔软且犀利。

一个人仁爱正义与否,不关乎富贵贫穷,而在于心性观念。不知你注意到没有,范闲所秉持的正义,都是以爱为前提,而不是以恨为目的。

在澹州,即使在阖府上下中毒的情况下,他依然不会轻易怀疑送菜的老哈,甚至阻止红甲骑士冲进去而不惜自己身处险地,只因为“老哈多年给府里送菜,应该只是被人挟持,你们这么冲进去,他就没命了。”

在他去皇宫偷完钥匙,王启年试探问他,配钥匙的锁匠该如何处置时,他虽然明知留下他会给自己带来威胁,但依然只是让王启年多给锁匠一些钱,将其送出城去。

对于在牛栏街刺杀为其而死的滕梓荆,他更是不惜一切为其报仇,因为他将其视作朋友、兄弟,而不是像很多人说的,“就是一个护卫”。其实,死去的滕梓荆之前也有过类似的说法:“就为了一个送菜的,拿自己的命冒险,你这命丢的可真不值。”

应该说,在当时的那个年代,有这样想法的才是“正常”,所以,范闲死去的母亲叶轻眉才会在鉴查院门前立下这样的碑文:“我希望庆国之法,为生民而立,不因高贵容忍,不因贫穷剥夺,无不白之冤,无强加之罪,遵法如仗剑,破魍魉迷崇,不求神明,我希望庆国之民,有真理可循,知礼义守仁心,不以钱财论成败,不因权势而屈从,同情弱小,痛恨不平,危难时坚心志,无人处常自省。我希望这世间,再无压迫束缚,凡生于世,都能有活着的权利,有自由的权利,亦有幸福的权利。愿终有一日,人人生而平等,再无贵贱之分,守护生命,追求光明,此为我心所愿,虽万千曲折,不畏前行,生而平等,人人如龙。”

可以说这是一个美丽的宏愿,但人类实现这一宏愿的路,道阻且长。

在我看来,范闲身上所体现的平等观念,不是以地位、权力、金钱等为权衡和标靶,这也并不现实,而是认为所有人都该得到平等对待和尊重的权利,也就是说:“把人当人”。

范闲的平等观,其实更多是自由观。这也暗合了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的说法:“一个社会如果把平等置于自由之上,就既不会有自由也不会有平等;如果把自由置于平等之上,就能同时得到更高程度的自由和平等。”

所以,比起叶轻眉留在鉴查院门前的碑文,我更喜欢她留给范闲的那封信:“如果说,我还有想做的事,就是想让这世界更美好一些,让所有人的笑更灿烂一些。”

范闲在剧中对芸芸众生说的这番话,发自内心也充满了深情:“这世上最多的就是像这样的普通人,但是总有一些道理,有一些大人物,觉得他们无关紧要,死的只不过是个护卫,这句话我听了太多次了。我喜欢热闹,我觉得若是没有了这众生,就没有了庆国,也没有人间。所以我想为了这些人,跟这世上的道理斗一斗,告诉那些大人物,他们不是草芥。”

如果世间有范闲这般能力的人,还都能像范闲这样想,该有多好。

范闲是一个活得潇洒的人,但他的潇洒之外,还有一份责任、一份血性,这也让他的潇洒有了一些厚重,让他的性格也显得立体和丰富。

虽然他的初衷也曾这样想:“与世界为敌,我没有这样的勇气,我只想好好活着”,但当这个世界上有人与其为敌,他也并不畏缩惧怕,而为了更多人“好好活着”,他也走上了一条义无反顾的反抗和争斗之路。

他拥有被上苍眷顾的幸运和能力,但更幸运的,是他一直葆有内心的自由意志和朴素初心。

历经黑暗,吾心光明;见惯世情,仍是少年。

然而剧中的范闲,在现实生活中,却是一个濒死的重症肌无力患者。就像是我们中的很多人,只能在幻想中无所不能,只能在意淫中得到满足。范闲,终究只是我们想象中的英雄。

《庆余年》的名字来自于《红楼梦》中的那首曲子,为什么要“留余庆”?“正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群体,乃至一个社会都是如此:只有“留余庆”,才能“庆余年”。

网站地图 摇彩票新加坡2分彩 福利彩票台湾宾果 福利彩票斯洛伐克5分彩
澳门太阳城官方网址 申博网站多少 申博太阳城138官网 太阳城游戏
奔驰在线娱乐官网 现金游戏 天下足球好久开始 彩票33网官网
福利彩票东京1.5分彩 福利彩票北京快乐8 福利彩票香港二分彩 摇彩票排列三、五
摇彩票幸运农场 摇彩票新加坡2分彩 摇彩票频游戏 摇彩票幸运农场
MAQINSHI.COM XSB238.COM 498SUN.COM 638XTD.COM DC957.COM
23jbs.com S618K.COM MAQINSHI.COM 108ib.com 131sj.com
678XTD.COM 8AKS.COM 1112997.COM 191tt.com 578sj.com
361xx.com 1888DZ.COM XSB438.COM 166TGP.COM 444BBIN.COM